二氧化硫

在另一个世界,依然爱着你们。

退圈声明

【退圈声明】

大家好,我是二氧化硫。

先在此声明,我的退圈,没有被任何一个人主观要求逼迫。

所以,我希望,任何一个人,也不要再去找其他太太理论。

就关于刘皓这件事理论。

平静下来吧。




【我能为全职圈,带来什么】——致所有人

我本来想写一篇很长很长的解释,解释我根本没有任何恶意,解释我对这件事的真正看法,解释我在这件事中,并没有得到什么。

后来看着自己的成稿,有一种可笑感。发了这个,除了对于这篇文章里只言片语的、意见不同的争吵,我还能给这全职圈带来什么?

于是撕了,然后哭了一场。

就当是为这几天,lof私信里不绝于耳不堪入目的谩骂,做葬礼。




我直到现在还恍惚着,不知道大家到底在吵什么。

作者无焱太太一直都在就事论事,她很好,请不要怪她。

我只最后说一句,全职圈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大,这种自定义的小圈子,一旦多了,总有重叠的一天。

这就是预警的存在意义,你不喜欢,加上预警,我便不看。

只是偶尔想一想这几天的事情,还是会难过。

我已经为这全职圈,带不来什么。

就说这么多吧。

爱全职圈的所有人。

比心。




【谢谢你们的关心】——致朋友

有几个朋友听说我好像没去高考后,扭头马上要告诉大家,然后投入新一轮争吵。我怕有“装可怜”的嫌疑,一直没有公开,一个个地把她们拉回来。

现在退也退了,我可以告诉大家,我的确没有去高考。

各种原因都有,包括我一直以来的住院,即将来临的手术,长期的身心压力。还有这件事,这次的事绝对不是我放弃高考的主要原因,但要我说一点关系也没有,也不太可能。

雪崩来临时,没有一片雪花觉得是自己的过错。

而一个人的流血过多而亡,也不会是因为最后的一滴血。

谢谢你们,能在私信或者评论,一点一点地开导我。

我的私信栏里一片污垢,还好你们是干净的。

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个小红心,第一个小蓝手,第一条评论,第一条粉丝私信。

至于我的病情……希望你们不要担心,我会好起来的。

祝我手术顺利吧。



【我宁可希望,你没有我这样的粉丝】——致CS太太

CS太太的本名为caosen,怕连累你,我就不写你的名字了。

真的很喜欢太太……我这样不负责任地离开圈子,太太会很伤心吧。

忘不了太太的高考连拍祝福。

太太你最帅了,永远爱你。




【我是谁】——致自己

大家好,我是二氧化硫。

大家好,我是真爱五期七期的二氧化硫。

大家好,我是王吹喻吹的二氧化硫。

大家好,我是这之间不管发生了什么,

都真的不曾对任何人有怨言的,

深爱着你们的,

二氧化硫。

【高亮】这次是我的任性

首先要说一句对不起。

不管谁对谁错,这次差点引战,的确是我的过失。



无焱太太,对不起。



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写的东西,您是最无辜的。(手机不能复制粘贴,一些原文我就手打了)

其中我写了一句话,【我给你预警行了吧,我好委屈】,大概是这个意思。

我的过·度·曲·解和无·理·取·闹是不可辩解而且板上钉钉的。这个不能否认,您真的现在应该委屈了……

至于剧情问题,真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感谢您再重新拿出作品然后一一分析,我现在很愧疚。


我为什么会发一条那种动态?

因为我觉得,您发了【请皓粉们拉黑我】的动态,是潜意识觉得皓粉们会拉黑您的。

所以我觉得,介于一开始的那条评论就是我发的,我是不是应该说一下,我不管是从什么角度,皓粉也好什么也好,都不会拉黑您。


但是我·从·主·观·上·面,就犯了一个错误。

我委屈,您只会比我更委屈。

我先抱怨性质地说,您委屈,然后再说我不会拉黑您。用道德绑架,看上去是表明立场,实际是对您的抱怨和我自己的委屈。


个人观念和主观思想,这不能混为一谈。

我这样不管不顾地噼里啪啦地写了一大段,只在最后表明了自己的观点,对于您的描述,却有不实的地方。

尽管可能我想说的不是这个,但是不管如何一个人看了,估计都会觉得是您不对吧。



对不起。

对不起。

生气而没有理智不是我狡辩的理由,从头到尾最无辜的无焱太太,对不起。

还有,谢谢您的皓黑预警。

——我主观上是没有居高临下让太太们感谢我“不拉黑”的思想的,客观方面也不会有。

我只是爱着你们,如此热烈,愿意放下规则,放下立场。所以,我才会说,“我不会拉黑你们”。


小琰太太,如果您觉得预警不好的话,可以不预,至于指手画脚,我觉得我还不到那个地步,谢谢。

至于白嫖,请不要给我安奇怪的罪名。无焱太太其他的文,我也是点过小红心小蓝手的。

一页书太太,我从头到尾没有说过刘皓是个好人。

两位太太都是无焱太太的朋友,祝你们粉丝越来越多,文笔越来越好,比心♥


——此事因我而起,我诚恳地说一句,我有过。

各位太太转载请随意,不会删的。

希望无焱太太不要再因为我而生气难过了,对不起。

一直爱你。

比心。

【全职】各战队的2048,凑出你心中的男神吧♥

在网上找全职向的2048游戏,找到崩溃

排除万难找到三个。


有些战队是根本找不到,比如烟雨呼啸雷霆

有些战队是找到了也打不开

… …比如兴欣虚空轮回。



【一】微草版2048

http://pzbwq.github.io/weicao2048

这个版面看得很舒服,淡绿色超级赞。

玩到副队许斌就再也刷不出王杰希了哭唧唧QWQ

别哥的绿色特别别·具·一·格,请自己体会

玩完以后满脑子都是高英杰高英杰高英杰… …


就是让我有些费解的是乔一帆怎么也在里面?!!


#一帆表示他爱微草啊#





【二】蓝雨版2048

http://pzbwq.github.io/lanyu2048

背景的湖蓝较微草的淡绿多了一份冷意,但是看得十分开心十分心水啊♥

小心翼翼刷出黄少天后↘

麻麻我的黄少会发光!!!!㏄⊙д⊙)




真的。

我总觉得黄少天那个格会发光。→_→

最高刷出喻队,然后对着喻队傻笑⊙▽⊙

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⊙▽⊙






【三】霸图2048

http://pzbwq.github.io/batu2048

为什么我之前一直在说背景颜色

因为霸图的背景色… …

纯黑。

带着血腥的红色。

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啊各位… …尼们知道那种压抑的精神污染嘛… …

我刷到老林就忍不住强退了… …

链接在上面,请自我体会







lof这么辛苦=ω=

不考虑一下点个红心点个推荐嘛=ω=

么么哒⊙3⊙

等我高考回来!【占tag抱歉

高三狗伤不起……

现在的邱乔高和那个全员向,可能要高考后才能更新了……

我的锅,我背QωQ

不过欢迎大家私聊或者在评论里一起玩耍♥

宝宝缺脑洞QωQ

【邱乔高】新欢和旧爱你要哪一个(上)


魔性大三角预警√

不吹不黑

作者放飞自我XD



1.

         夏休期的一个清晨,阳光明媚,空气清新。微草宿舍里,淡绿色的印花窗帘在微风下轻扬,连打着卷儿的布帘下摆似乎都带着B市所特有的慵懒。

        邱非是被刘小别特有的京腔大嗓门吵醒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有点不为人知的起床气,所以现在迷迷糊糊地心情并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翻个身,我没听见。


        今天刘小别也是兴奋,这可是荣耀电视台来微草日常专访的第一天,怎么能没有他们的小未来呢!

        他三步并两步跑到高英杰宿舍门口,一把抹下耳机抓在手里就开始敲门:“英杰!英杰你醒醒!嗨哟喂我说大爷呦,您可是快醒醒吧,您瞅瞅!这个点儿!这个地儿!撂高打远儿了也找不出第二个还没起的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 邱非还没睡醒,就被门口这一连串的竹筒倒豆子一样、噼里啪啦的京腔整晕了。他心说这刘小别可管得真宽,都来嘉世催人起床了,以前怎么没发现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再睁开眼睛一看,不对,他的窗帘什么时候变成了绿色?

        邱非打了个激灵,像是从头被人浇了盆冷水一样清醒了。他猛然掀开被子,从床上翻下去又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不止是窗帘,这屋里的一切,大到宿舍面积,小到床头的音乐闹钟,都是无比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他不在嘉世。

        一连串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惊慌,邱非匆忙套上一边的拖鞋奔向门口。一打开门,那个印象中一向高冷的刘小别前辈就笑眯眯地扑过来抱住他:“我说英杰啊,你怎么才起床?来来来这是别哥给你带的豆汁焦圈,吃了赶紧的,来训练室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… …他说我说谁?

         高英杰?

        当时还处于惊魂未定的邱非恍恍惚惚地答了一句“知道了”就关上了门,直奔卫生间,看向镜子。

        清秀的五官,温和的眉眼。笑起来,一定是一副腼腆温柔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似乎还缺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再加上一身的微草队服,和一件白衬衣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不是嘛,”邱非咬牙切齿地想着,“这不就是高英杰吗!”


2.

         另一边的嘉世俱乐部。

         … …高英杰现在依旧处于一片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 从一睁眼的朴素小房间,到墙壁上的嘉世LOGO,再到刚才进来送账号卡的温理,和自己现在的陌生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 也不算陌生,邱非的。

        #一觉醒来长高三厘米是什么感觉#

        闻理大早上的就看见自家小队长脚下发飘的来了训练室,食堂也没去,队服也没穿,往电脑前一坐,满脸的“我是谁”“我在哪儿”“发生了什么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 闻理干脆不去管那些想不明白的东西,扭头打开电脑。他先登陆了荣耀官网,定睛一看,兴奋地招呼着“邱非”:“队长队长你看!微草日常直播耶!唉他们队的高英杰怎么挑了张战法……我去队长他的战法真的很有你的风格!”

        然后他就看着他一向沉稳冷静的队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电脑前,嘴里嘟囔着一些不知所谓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队长是中邪了吗?——by闻理小朋友

        “不对啊… …我才是高英杰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 队长你说什么?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还有一个我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… …excuse me?

        “我去那他是谁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 闻理看着“邱非”说着京齿儿,一脸崩溃地摇晃着他大喊: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要背叛微草啊啊啊啊啊啊啊日你大爷的!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队长你先松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… …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嘉世,也很有活力呢,科科。



3.

        “… …早上见到刘小别前辈他们是要问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,你今天上午采访直播的时候坐的是队长的位置,我的位置在右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说呢,那键位设得跟抽风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队长的键位就那样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    邱非蹲在自动贩卖机与墙的夹角里,一手拿着手机听真正的高英杰嘱咐他的一些细节,另一手把玩着一个微草队徽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你们队长可能已经发现了,他那眼神看过来,跟X光射线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队长平时就那样啊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王杰希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,队长比较严格。”高英杰干笑几声,“还好的是,夏休期的小长假马上就要到了,咱们只要撑过3天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邱非想了想,“那到时候咱们就住在一起吧,互相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句话下去,高英杰那边就是一阵噪音,像是手抖之后扔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住一起?

          你确定?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总不能微草刷boss,我开个战法去帮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 像是听到了高英杰的腹徘,邱非很认真地告诉了他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 …还是说,你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就是想说… …其实我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 …我和乔一帆,是情侣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邱非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直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扔了手机。

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风,可真大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by邱非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tbc——

【一句话乔高,科科】

【接下来一帆小天使的戏份就多了,别担心】

【求小红心小蓝手,亲们QωQ】

【全员向】大神你OOC了(1)

魔性一如既往XD

不吹不黑

粮食向,CP自由心证√


         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一条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 @双花一生推双花生一堆:霸图为什么没有我心目中的霸气形象了QAQ   / /@张佳乐V:抓娃娃机赢了老韩,撸串赢了副队,哈哈哈哈这些我必须是冠军@韩文清V@张新杰V

         本来挺小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第二天,好巧不巧地,微博发布话题#我心目中的爱豆是什么形象#

         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后两个合在一起,就形成了奇妙的化学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 电竞行业的花边新闻本来注定就不会太多,各家迷妹平时也就是在论坛上YY一会儿。这回好家伙,一时间众@齐飞,街拍场照一个不落地被贡献上来。什么联盟之脸联盟之眼,通通被爆出表情包。

         平时她们也是憋坏了,嗯。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一来网吧就被陈果扯到电脑前看无数头条,什么#叶修大神半夜衣衫不整撸串#,#叶神老头背心抢BOSS动态图#,#盘点那些年叶修在网吧爆过的京腔粗口#。看得无比认真无比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 陈果怒了:“现在你什么感想?!!啊?!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就是觉得,”叶修抬起头,一脸真诚看着老板娘,不动声色地做好说完就跑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如果当年粉丝们有这热情,嘉世隐藏多年的叶秋真容早就被扒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,看看这个粉丝,为了偷拍自己男神花数万元租对面写字楼。啧啧,有这个钱直接入股不行吗,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陈果心里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大家心里都苦,几乎每个战队都来了几个人聚到B市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能再这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一拍桌子站起来,环视一周,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们要挽回我们的偶像包袱,拯救自己的形象!”

         若大的会议室,一圈人闷声不语。这些人随便拉一个出去,那都是队长副队级别的全明星选手,结果现在都像小学生一样委委屈屈地附和着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除了韩文清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但问题是… …”周泽楷无力地小声叹气,“我们本身的形象,和粉丝们的要求,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#枪王捧腹大笑#的表情包是怎么来的… …那个枪王不会说话的设定怎么来的… …

         他现在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闻言看了一眼身边的王杰希,想了想之前微博很火的那篇喻王好心分手文。

     【喻文州内心非常伤心,但他还是保持微笑,问王杰希:“杰希,你不爱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高贵冷艳地说:“呵呵,因为你阻碍了微草前行的脚步,让我的灵魂无法前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内心非常崩溃,但他还是保持微笑,含着泪水说:“嗯,那我们分手吧。你还会一天给我吃十只白斩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王杰希高贵冷艳地说:“嗯,朕会给你一个白斩鸡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内心非常开心,但他还是保持微笑… …】

         … …我不看了我已经不会微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YY中心的另一个人还在和张新杰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扯着一口大京片子:“哎呦您可省省吧,撂高打远儿瞧着,我家英杰也是那头一个。替你挡相亲?都是摸根摸底的人打什么油飞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王杰希你故意的吧,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下次的boss拉给中草堂我就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甜?”

         苏沐橙支着李轩去劝架,看了一眼补妆的楚云秀。她知道对方也觉得挺麻烦的。而身边的张佳乐一来就跟她要了个头绳,现在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扯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一抬头看见黄少天正缠着肖时钦,张口就是调侃:“小事情啊,你们队里不是有一个和粉丝关系不错的女队员嘛?这次有没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一句垃圾话下去,对方还一脸正经回答:“我好像还真的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孙翔支着脑袋打岔说什么办法啊,弄个粉丝投票表决?然后咱们干脆成个组合就叫GKB48?

         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  肖时钦推推眼镜,打开手机上百度,复制粘贴,发到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蹭着别人的平板一看,“语C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他们不是用这个来揣度咱们的性格吗?咱们反将一军,亲自披挂上阵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别人听完还没反应过来,叶修立马回过味来提高音量:“来来来同意的举手啊!咱们属于民主表决!唐昊你那算是举了还是没举啊?张佳乐你先放下你手里的皮筋… 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一直沉默的吴羽策喝着茶,看着这一片的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    呵。

        这荣耀,要变天了。【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


【tag我就只打一些重点出场的了,毕竟全员向,比心♥】

        捂脸打滚~求小红心小蓝手QωQ

【全职小剧场】


魔性依旧XD

[各大战队招新口号]


霸图:王者之师,一如既往!

兴欣:我们有妹子。

轮回:联盟第一人带你装逼带你飞!

兴欣:我们有妹子。

微草:毫末之草,可以成原。万千星辰,为你加冕。

兴欣:好好说话,不要装逼。

蓝雨:有妹子了不起吗?!!我们有队长!!!【哪里不对

兴欣:嗯,就是了不起。

虚空:我们有联盟最美人妖号!

兴欣:… …吴羽策知道你们这么说吗?


#不用想都知道虚空宣传部的结局#


#喻·被当妹子用的·文州心里苦#



[最后的最后,兴欣的正确口号]

兴欣:

          英雄,一起吧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作者不接受谈人生。】

小伙伴弄的王不留行,她说“特别像!真的!看我真诚的双眼!”

然后我:“… …”

这个是王杰希吗快让他走开。

卧槽。

粉不如黑,真的。

最起码吧

那个大小眼特别传神。

#王杰希的内心是崩溃的#

#让她给朕走开#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脑子有猫饼吗她

【叶乐喻】你亲手喂下的海洛因

私设多如狗

魔性大三角XD

有磕药情节,慎入!
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很有耐心地等浴室里的两位“办完事”出来,给张佳乐帮忙拉开椅子,掰开一次性筷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突然就很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能看到未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 从浴室里出来的叶修嗤笑一声走过来,从桌子一边拿起自己的饭盒坐到张佳乐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 细嚼慢咽着干涩的蔬菜沙拉,叶修只是甩过来了一句:“怎么了文州,今天药嗑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没说话,看向旁边的张佳乐,对方半湿的低马尾柔化了眉眼的锐利和妖艳。

         明明是很和谐的一篇D大调交响乐。

         却让喻文州感觉连空气都在杂乱的demo下颤抖,小提琴的尖锐嘶鸣,钢琴的歇斯底里,和混杂在其间的大块大块的冲击性的色斑。

         眼前已是一片斑驳,生和死、白与赤。白色的不知名的药片,红色的不知是谁的铺天盖地的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 张佳乐看着旁边恍惚的喻文州,不动声色地挑了下眉。
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再睁眼,阳光下旋转的光柱映着叶修秀气的眼睫。

        【——钢琴的摁键带着死亡的血腥气】

        叶修一抬头就看见对面的喻文州神色恍惚,皱着眉用筷子另一头敲上喻文州的眼镜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 【——小提琴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】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回过神来,皮笑肉不笑地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在想你们下次啪啪啪前能不能先打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 【我在撒旦的画板上无声地呐喊】

        叶修乐了,三两口吃完沙拉去练舞室扽筋骨,顺手捞走了在一旁写写画画的张四亚。

        又只剩他一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【你亲手喂下的海洛因】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想想,觉得刚才是自己想多了。这么晦暗崩溃的未来,不应该属于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    即使他们出柜,即使他们滥交。

        都不能。

      【我甘之如饴。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——


就这样完结了,好的,完毕。